娜就杰样吧

【楼诚pwp】危险游戏

谢谢么么插

惶_惑:

 


给建国老师配的文!非常荣幸!




原谅我不知道怎么艾特……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    漂亮的建筑,优雅的轮廓,归功于能工巧匠的千雕百琢。漫长的岁月中,一双双开裂变形的手孕育出美妙自然的流线,像极了从天堂的裂口流落的甘泉,温柔地汇聚成一副缱绻了视线的画面。




      流光溢彩,熠熠生辉,百年心血,一声炮响,灰飞烟灭。




       赤红和黑灰掀起缠绵悱恻的热浪,柱石崩塌出一段沉闷厚重的哭腔。




      阿诚收了武器,纤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摩挲着漆黑的部件,他默默垂着眼睑,暗忖自己是否赢了这场危险的游戏。




      赢了吗?




      他被扑面而来的尘土刺激地连连眨眼,饱受欺负的眼眶泛起一点湿润的红粉。过了这一阵扫兴的烟尘以后,再将殷红的唇瓣略微分开,探出一截软糯水亮的舌尖,在干燥的下唇上柔柔地舔一舔。




      点点水色,映入一双肃静无波的眼。




      狙击镜把他的爱人分裂成数不清的小块儿,分割出饱满的嘴唇,分割出挺秀的鼻梁。明楼透过这可怜的一小圈静静看着,恰到好处地藏住了眼底深不见底的欲望。




      扣动扳机,子弹砰得炸裂在猎物脚前半米,低低地腾起一团灰土。




      阿诚被惊的心口一紧,顺着方向抬头望去。太远,只看得清那人居高临下的一抹深沉的笑意。




      你说是谁输谁赢。




      失败者叹了口气,只有慢慢向赢家走去。




      每一步,既像是心甘情愿的自投陷阱,又像是圣洁无比的虔诚献祭。




      明楼惬意的眯起了眼睛,仍有把玩手枪的闲情逸致。




      “阿诚,你知道的,输了游戏,就得罚。”




      低哑的气音挑起一阵粗砺的酥麻,阿诚略略偏过了脸,宽衣解带的动作并没有停。




      “是的,先生。”






微博走这里:


http://m.weibo.cn/3883200673/3981704827939278?sourceType=sms&from=1065195010&wm=9856_0004


袖底走这里:


http://www.gcslash.com/thread-4991-1-1.html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赶在十二点前!






表示蛮喜欢这种三四天发个污的生活QWQ


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81 )

© Achoooooow | Powered by LOFTER